郑州中泰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包装机 灌装机 打码机

联系我们
不负山河浩荡 百年梦圆佤山——写在大临铁路通车之际
发布时间:2021-11-23        
 

  百年梦想,今朝跨越!在2020年的最后2天,临沧人民终于迎来这一历史性的时刻!

  大临铁路北起广大铁路大理站,经大理、巍山、南涧,跨越澜沧江后,经云县至临沧市临翔区,全长202公里,设计时速160公里/小时。开通运营后,临沧至大理时间将缩短为1.5小时,至省会昆明仅需3小时半。

  至此,临沧结束了不通铁路的历史,古老的佤乡大地上第一次开进火车,悠悠鸣笛响彻崇山峻岭,唤醒着这片绿水青山。

  大临铁路建成通车,结束了临沧不通铁路的历史,对带动临沧及沿线地方经济发展、完善区域综合交通体系具有重大意义。未来,大临铁路还将发挥更大的价值:向北经广大线和成昆线至昆明和攀枝花连接长江经济带,进入“渝新欧”国际大通道,向西南通过规划中的临沧至清水河铁路连接孟定清水河口岸出境经缅甸皎漂连接印度洋,向东南通过规划的临沧至普洱铁路连接玉磨铁路,是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孟中缅印经济走廊的国际大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

  临沧在哪里?打开中国地图,云南在祖国的西南边陲;打开云南地图,临沧在云南的西南边陲;打开亚洲地图,临沧位于亚洲的中心位置。临沧有3个县与缅甸接壤﹐有清水河、南伞等3个国家级口岸。

  临沧有多重要?从临沧孟定清水河口岸出境,陆路距缅甸腊戍148公里,距皎漂888公里。从临沧经缅甸皎漂到印度洋是中国西南地区通往南亚和非洲等地最短陆海运输线,是中国进入印度洋最近、最平坦的陆上通道。

  然而,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并没有让临沧人享受到“坐拥核心”带来的便利,丰富的生物、矿产、旅游等资源优势也很难变成经济优势。由于没有与外界连通的高速公路和铁路,磅礴的大山,无情地“锁”住了临沧,经济发展一度滞后。

  早在100多年前,孙中山先生在其《建国方略》中,就把临沧孟定作为通往印度洋的最佳出境口,提出了修建滇缅铁路的构想。1937年抗战爆发后,中国东部沿海港口逐步被日军封锁,军需物资主要从美国海运至缅甸仰光,再用大量汽车沿滇缅公路运到大后方,中缅交通线成为重要的抗战生命线。由于汽车运力小、耗时长、成本高,无法保证军需供应,开辟一条连接缅甸和滇西南的铁路运输线月,为打破日军的层层封锁,保证从印度洋方向供给抗战物资,国民政府开工建设从昆明经临沧孟定出境、连接缅甸腊戍的滇缅铁路。国难当头,30多万民工和工程技术人员为救亡图存,风餐露宿,不舍昼夜奋战在莽莽群山中。在技术手段落后,投资严重不足,施工条件极其艰苦的情况下,靠着手工绘制施工图,人背马驼施工材料,挥着铁锹、锄头施工,仅用了3年半的时间,滇缅铁路建设已完成60%的工程,部分路段开始铺设铁轨。

  临沧人民为滇缅铁路的修筑贡献了巨大的人力物力据不完全统计,临沧地区8个县参加修筑民工总数达6万余人。当时绝大多数男性青壮年已参军打仗,所以劳工的三分之一以上都是妇女和孩子。由于铁路所经之处瘴疠横行,蚊虫叮咬十分普遍,加上严重缺乏筑路机械,劳动强度大,筑路民工伤亡惨重。

  1942年5月,正当工程迅速进展之际,缅甸沦陷,云南腾冲、龙陵相继失守,为阻止日军沿滇缅铁路的路基进入滇西,这条用无数人的血肉之躯修建的铁路被迫炸毁,滇缅铁路成为泡影。

  历史机遇就这样一闪而过,临沧的铁路梦就此搁浅,成为云南至今未通铁路的州市之一。

  “交通不通,百业怠工。”在“一带一路”建设的大背景下,没有通畅的大通道,就难以与外界开展深度的沟通与合作。交通成了制约临沧开发开放、经济发展的最大瓶颈。

  然而,机遇总会垂青有准备的人。随着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加快对缅开放的不断深入实施,机遇、区位、资源等优势的叠加,临沧再次迎来了千载难逢的机遇。

  云南地处祖国西南边疆,是中国连接南亚东南亚的重要大通道,希望云南主动服务和融入国家发展战略,闯出一条跨越式发展的路子来,努力成为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生态文明建设排头兵、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谱写好中国梦的云南篇章。

  也就在2015年,省委、省政府把临沧孟定清水河口岸作为云南铁路、高速公路“五出境”国际通道之一,提出从昆明—临沧,从临沧孟定清水河口岸出境,再经缅甸腊戍—曼德勒—皎漂,连接印度洋孟加拉湾国内、国外陆路联通的大通道建设总体思路。

  临沧市委、市政府审时度势、抓住机遇,主动融入和服务国家战略,把“大通道”建设作为最重要、最必要、必须最先抓的大事,全力推进“五网”基础设施建设大会战,加快以高速公路、铁路为主的“大通道”建设,制定综合交通中长期发展规划。第一步就是依托大理至临沧铁路、玉溪至临沧高速公路建设解决临沧通铁通高问题;第二步,依托临沧至清水河铁路高速公路和境外铁路高速公路建设,延伸到清水河口岸并出境到达印度洋;第三步,依托沿边铁路和高等级公路,实现三个口岸及周边互联互通。总体上构建起构建以昆明(玉溪)至清水河铁路和高速公路为燕躯,大理至临沧铁路和高速公路、临沧至普洱铁路为燕翼,沿边铁路和高等级公路为燕首的“飞燕型”综合交通网络,把临沧建设成为“一带一路”、孟中印缅经济走廊、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和云南东西国际大通道的重要支撑点。

  作为“飞燕型”综合交通建设的第一步,临沧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高位推动大临铁路前期工作,主要领导亲自带队,多次到省和国家层面汇报争取,和铁路部门单位磋商协调,得到了国家相关部委的关注和支持,各项前期工作迅速推进。2015年8月1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批复同意新建大理至临沧铁路。

  大临铁路北起广大铁路大理站,经大理、巍山、南涧,跨澜沧江后进入临沧市凤庆、云县,最终到达临沧市临翔区。为Ⅰ级单线电气化客货共线公里/小时。

  这条充满传奇色彩的铁路建成通车,结束了临沧不通铁路的历史,临沧至大理时间将缩短为1.5小时,至省会昆明仅需3小时。

  这对于完善西部铁路网、改善滇中和滇西区域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发展沿线地方经济、促进云南与周边国家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将起到积极推动作用。

  大临铁路作为中缅经济走廊国际大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未来还将发挥更大的作用:向北将通过广大线、成昆线连接昆明、攀枝花连接长江经济带,进入“渝新欧”国际大通道;向西南通过正在推进基础工作的临沧至清水河铁路连接孟定清水河口岸出境,经缅甸皎漂连接印度洋;向东南通过规划的临沧至普洱铁路连接玉磨铁路,是国家“一带一路”、孟中缅印经济走廊的国际大通道建设重要组成部分。

  大临铁路地处滇西横断山系,穿越无量山,跨越澜沧江,沿线山峦耸立、深涧密布、沟壑纵横、地势陡峭、地质状况极为复杂。全线座,桥隧长度占线%,堪称一条“大地铁”。其建设难度之大、工程之艰巨、施工之复杂,开创了数项“中国铁路之最”。大临铁路的争取、建设过程充分彰显出知难而进、坚韧不拔、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披荆斩棘、勇往直前的新时代奋斗精神。

  开工5年来,大临铁路建设现场旌旗猎猎,如火如荼。近万名铁路建设者奋战在施工一线,为大临铁路如期建成贡献自己的力量,他们不畏艰难、顽强拼搏,与神秘的无量山展开了一场场艰难而精彩的博弈。

  作为一条地处横断山系的山区铁路,地质条件差、高桥长隧多、工程风险大等均成为建设过程中的难点,特别是诸多控制性工程,就像大临铁路建设中的一只只“拦路虎”。

  铁路在跨越澜沧江“V”字型深切峡谷地带之时,同时要面临着多重考验,为了建成这座地跨大理州和临沧市两地的大桥,技术人员先后攻克8度高地震烈度影响、9级以上瞬时大风威胁、多工艺叠加施工、特殊地质地貌、高空作业、线大施工难题,成功实现澜沧江双线米,是目前世界上高地震烈度区跨度最大的铁路双线连续刚构桥,也是大临铁路全线跨度最大、墩身最高、唯一一座飞跨澜沧江的铁路大桥。

  同时,大临铁路采用桥隧相连模式跨越澜沧江,大桥一侧新华隧道,同样面临着高地震烈度区的困境。其隧道出口下方是澜沧江,斜上方是储水量150亿立方米的大型水库,整个施工作业基本上是在水库水位以下100多米的地方进行,相当于顶着150亿立方米水的巨大压力。又由于其穿越横断山脉纵谷区的无量山与哀牢山结合部,山峦纵横、地形险峻、河谷深切,地质构造极其复杂,同时还面临着高地热、高地应力、地下水发育、有害气体等多个难题。

  有害气体也是大临铁路面临的一项重要难题。位于临沧市境内的红豆山隧道,是中国铁路建设中遇到的唯一一座汇集了硫化氢、一氧化碳等8种有毒有害气体的世界罕见“毒气”隧道。同时,它还面临着长距离大规模强涌水、长段落花岗岩蚀变,是全国第一座花岗岩突发大规模涌水超过2000万方的隧道。此外,隧道内还遇到了近40℃的高温区域,在施工过程中,需要外运大量冰块降温,工人们经常得顶着高温与佩戴防毒面罩进行施工。

  但这还不是其中最热的隧道。全程最长的隧道——林保山隧道,全长14.076公里,地热高温导致洞内最高气温达45℃、平均气温达38℃,又是对桥隧队伍的重大考验。

  除了这些“顶级”难度隧道面对的条件如此苛刻外,张家山隧道遇到的是“豆腐”里打洞难题,白石头、新民、杏子山等隧道也同样面临着与“顶级”隧道相似的多种复合型地质难题。

  “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办法总比困难多!”就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建设者们不舍昼夜,与时间赛跑,凿隧道、架桥梁,一步一步向前掘进,用信念和意志,攻克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工程得以顺利推进,建设一线号隧道顺利贯通,是大临铁路首座贯通的隧道。

  隧道每掘进一寸,都充满着未知与挑战;铁路每推进一米,都凝聚着建设者巨大的付出。于铁路建设者来说,他们不仅仅是在修一条路,更是在创造着奇迹。

  5年的建设过程中,大临铁路建设项目工程指挥部倒排工期,全体工程人员和技术人员在确保安全施工的情况下,采取三班倒,不分昼夜,艰苦鏖战。他们用铁一般的脊梁托起了临沧人民的百年梦想,兑现了大临铁路提前通车的承诺。

  大临铁路通车运营,标志着临沧正式进入全省3小时经济圈,驶入高速发展的新时代,实现第一次跨越,为临沧全面落实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奋进“十四五”奠定了坚实基础。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临沧正全力打造面向南亚东南亚和印度洋展翅飞翔的“飞燕型”综合交通网络,进一步释放“面向南亚、肩挑两洋、通江达海”的区位优势,努力建设成为国家“一带一路”、孟中印缅经济走廊、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和云南东西国际大通道的重要支撑点,实现从瓶颈到畅达、从末梢到前沿的华丽转身……

  “临沧要成为通道,但不仅仅是通道。”市委书记杨浩东掷地有声,如果把铁路和高速公路比作是“藤”,那城市和村庄就是“瓜”,要让铁路和高速公路这根“藤”来滋养壮大城市和村庄这些“瓜”。

  在刚刚结束的临沧市委四届七次全会上,临沧市围绕省委省政府全力打造世界一流“三张牌”的决策部署,结合新的发展形势和自身资源优势,提出加快“工业化、城镇化、现代化”不能变,把政策、资金、项目、人力、物力、财力集中到大干工业化、城镇化、现代化上来,加快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

  临沧是物华天宝之地,目前已建成以“茶果糖菜”为主的高原特色农业产业基地2200万亩。其中:

  坚果种植面积262.77万亩,挂果面积35万亩,产量3万吨,产值15亿元,种植面积接近全球一半。

  核桃种植面积800.39万亩,投产面积553万亩以上,面积全省第2,是全国最大的核桃生产基地之一,产量35万吨,产值80亿元。

  中药材种植面积达62万亩,农业产值达12亿元,滇龙胆种植面积、产量、产值均居全省第1位。

  “临沧有条件有基础实现工业化。”市委提出,要立足资源优势,突出特点特色,在规模化、标准化、组织化、社会化上着力,以招商引资为抓手,集中力量、集中精力,以临沧工业园区(高新区)、临沧边境经济合作区、耿马绿色食品工业园区为龙头,着力构建高原特色农业加工、进出口加工、新兴产业工业体系,努力把临沧建成工业大市。

  大临铁路建成通车,标志着制约临沧发展的交通瓶颈将彻底解除,制约临沧工业发展的物流成本将大幅降低,临沧引入优质工业投资的吸引力和竞争力将极大释放,临沧绿色食品精深加工迎来发展良机。同时,随着临沧至清水河铁路的加快推进,临沧作为中国通往印度洋最便捷通道的优势将迅速凸显。背靠14亿人的中国大市场,通过缅甸,可对接拥有19个国家、30亿人口的印度洋经济圈乃至整个中东、欧洲、非洲的广阔国际市场,为临沧承接东部产业转移,大力发展进出口加工业提供了巨大的发展空间。

  “鸣笛一响,黄金万两。”除了产业发展的机遇,大临铁路建成通车,让“藏在深山人不识”的临沧有望迎来历史上首个旅游高峰。

  “突出乡村、休闲、自驾、高端的目标定位,围绕茶叶、民族、边疆、澜沧江、歌舞节庆等旅游资源优势,全力打造‘大美临沧、美在乡间,花开四季、香飘八方’乡村旅游品牌,把临沧的绿水青山转变为老百姓的金山银山。”市委对下好乡村旅游先手棋作出了全面部署。

  2019年以来,临沧全力打造茶马健康游、田园乡村游、佤乡秘境游三大核心产品,在全省率先启动实施全市102个乡村旅游示范和8个沿边小康旅游村建设。规划打造8大农业庄园集群、4个茶旅园区、12个田园综合体、33个农业特色庄园,建设18个旅游小镇、33个乡村博物馆、400个旅游庭院。同时,全面提升“吃、住、行、游、购、娱、网、厕”八大要素,加快推进“美丽县城”“美丽公路”“美丽村庄”“美丽边境”建设,加快补齐旅游线路短板,打造精品旅游线路。

  如今,翁丁村、芒团村、冰岛村、锦秀村、鲁史村、中山村、安石村、古墨村、碗窑村、景亢村、昔宜村、刺树丫口村等20个乡村旅游品牌村,或以茶文化知名省内外,或注重核心产业和乡村旅游融合,或依托特色资源发展乡村旅游,或突出边关风情和民族风情,风格不一、特色浓郁,成为临沧乡村旅游发展新标杆。

  在大临铁路通车之际,临沧市强势推出以体验佤文化为重点的佤山风情自驾之旅,以体验临沧特有的边地民俗文化和中缅跨境异国风情为重点的边关秘境自驾之旅,以体验昔归、冰岛古茶文化为重点的冰岛昔归寻茶之旅,以体验悠久茶马古文化为重点的滇红茗茶寻根之旅,以康养、乡村旅游为重点的乡村休闲康体之旅等精品旅游路线。以点串线、以线带面,一举揭开临沧乡村旅游发展大幕,让临沧真正端起“旅游碗”,吃上“风景饭”。

  路,在脚下延伸,临沧的未来已来!临沧这只“飞燕”,还将跨过高山,越过海洋,飞向更为广阔的世界舞台,拥抱更加美好的明天!(字学林 临沧市委宣传部供稿)